やがて 僕らは光になる


by benihime_sekiya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题目:行星不归,烟火不忘
关键词:星际殖民 核爆



我只是在练习对你说再见。

—————— 题记



人大抵是宇宙间最野蛮的生物,思维上定式,行为上无稽。

最早放人的地球现在只剩下给狗咬了大半的月饼的体积,莫说公转自传,便是黑天白夜的不当日子是回事儿。
干出这当子事情的是机械王国的终极BT拉法儿,虽然它后来给个叫做铁饼的小废柴栽了,然而那月饼地球已然伤痕累累了貌似。

凭借技术优势调整了基因的非自然人以cordinater的身份住在了大战前米国和俄罗斯合作的空间站上,渐渐发展成了独立自主的国家,后世人称Z.A.F.T,而他们住的废弃空间站连点成线就成了plant。

幸存下来的坚守着物竞天择不愿改变自己的染色体的自然人为了对抗日益蓬勃的plant聚在了一起,他们摒弃了种族通过全民公选选出了中央四十六室作为内阁,以瀞灵廷作为首都,并安排了護挺十三番队的武装保家卫国。

上面这些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大环境中背景更不是小玩笑,让他听了不过一句『关我丫事』,眉毛不挑眼睛不皱叼着香烟继续摆摊做生意。
也是,谁让当时电影还未开始。



『你听说过吗,前世500次回眸才换得今生一次擦肩而过,1000次回眸才有缘今生相视一笑,象咱们这样的关系,靠!上辈子没干别的,光他丫的回头了!』

亚久津仁看完手机上的这条短消息差点没对着身边的垃圾桶扔过去。
他旁边的檀太一仍旧一脸无辜相不知死活地结结巴巴着亚久津学长你脸上怎么竖着这么多墨汁也不拿张餐巾纸擦擦干净之类的话。
心烦的塌塌糊涂的亚久津蓦地站起,手插裤袋扬长而去。

去他丫的手机去他丫的短信去他丫的千石清纯统统给老子外太空里去。


『阿仁~~~原来从宇宙中看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yeah~~~』

神经病!
亚久津忍不住从心里骂他航天学校里的课都是白上的啊连自己这种中途辍学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居然现在才知道这废柴当初是哪个老废柴教的怎么就这么让他毕的业?!


『我刚才看到了活生生的流星真是超lucky~~~』

当一连3条都收到这般毫无意义的废柴短消息后,亚久津很认真地考虑起了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个手机号码否则这么下去就算自己不回只收消息也要收穷掉了不如干脆换成便宜的小灵通算了,他又不是那谁能这样拿着公款乱发短消息还美其名曰与地面时刻保持联络。


就在第二天亚久津拿着身份证准备去电信局申请小灵通,然而这一整天他都没有再收到这样的短消息,他想着也许那谁良心发现开始努力完成祖国人民以及新任议长交给的神圣任务了。

然而……

『仁chan~~~我们现在的距离是光年了~~所以你今天收到的短消息是我昨天发的哦~~~晚安>3<~~~』

『白痴!除了光年还有时差!我这里现在是中午!』

亚久津躲到电线杆的阴影下避太阳直射,边骂边回千石的短信。
他自己是没有瓣着手指头算过,不过事后千石有兴高采烈地提醒他这是自己走后亚久津第一次回复自己的短信。


『仁~~~我已经出了太阳系了~~~』

亚久津再次收到千石的短信是1个礼拜之后的事情,当时他正蹲在公园旁摆摊卖二手书,也许是对于太阳系模糊的概念,他随手拿起了一本他搁在地摊上的《国家地理杂志》翻阅起来。
他边看边抽烟边摁着手机上的数字键和字幕键飞速切换。

『不就10只行星加1只恒星的距离么。』


一个月后的某天,亚久津挺早的收了摊。
虽然旁边的檀太一一直嚷嚷着要替他庆祝然而他还是挥手拒绝了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祝什么贺丫。
他家住的很远,不乘车光用走的一路回家,到的时候天也黑全了。
一个跟头倒进小床,翻身舒展正准备眠,眼角不经意间瞄到了床头上的闹钟的时间显示——23:57。
他搁了手机在闹钟旁边后便拉了灯睡觉。
没睡多久,就听着万籁俱静的夜里突然一阵急响。
懒得开灯只得伸手在床头随便摸索,使劲了好一阵子才逮着罪魁祸首,同时一不小心连闹钟也一并儿掉了下来。
亚久津今天没有像往常那样关手机,其实也不是特意再等什么,反正他自己是这么对自己说偶尔不关手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暗夜里屏幕的亮光即使很微弱却足够让人看清楚每一个字符每一个空格每一个停顿……




































































仁 生日快乐!



亚久津看完短信后借着屏幕的暗光照了照闹钟的时间显示——00:05分,自己的生日的最后期限已然过去了5分钟。
真是废柴那么多年了数学还是一样的差就没掐准时间过。
他掀了被子起身开灯,对着灯光将闹钟的时间显示拨回了第一次看的时候——23:57,接着拿起手机摁起向下键和向上键。

『啊!我收到了!』

这种事情让他知道了定然感动的不得了外加星光少女眼一般粘上来一口一句阿仁你果然是最爱我的,想到这儿亚久津忍不住一个寒噤觉着自己许是着凉了于是立马裹着被子闭眼就睡。

然而就像坏事干多了偶尔做件好事会不顺利一样,亚久津第二天却为自己这一行为付出了代价。
他改了时间显示却没有改闹钟设定,当他第二天让闹铃弄醒的时候已然比平时完了8分钟。
对于很多上班族来说这8分钟的时间可以用打的弥补回来,然而亚久津这样摆地摊的小商贩分分秒秒寸土寸金,这不今天当他到了平时摆摊的地方的时候早没他的位子了。。。

『你个废柴都是你的错!』

亚久津忍不住掏出手机来骂千石一顿。
就在短信发出的一刹那,他突然想到这条短信千石能看到的时候又不知是几个月之后。
这么一来也许是有些怀念当初的日子的,至少骂他的时候他就在身边。
亚久津没地方摆摊觉得很没劲,于是蹲在路边摸岀《国家地理杂志》开始看,想来那次自己一边摆摊一边看这书的时候还有人想买来着虽然自己后来没答应,之所以上门的生意不做是因为亚久津在这本杂志的内页看到了名字。

这本书是千石的,不是自己的东西,自己不能卖。


那天回家的路上,他看到天上有像星星一样的光点,很小,但是很亮,只是一会儿就暗下来消失不见。
烟火一般,非常的像。
他没来由的想到以前千石跟着自己摆摊的时候。

我们像烟火一样,升上夜空,灿烂的闪耀,然后必定如四散的烟火般分离,那样的话,至少在那一刻来临前并不像烟花般逝去而像烟花般灿烂直到永远……

当时千石一边看着自己摊上可卖可租的二手漫画书一边低低地念着直到最后哽咽不能出声。

笨蛋,别哭湿了我的书,还要卖的。

好像当时的自己是这么说的,嗯,这之后他就走了。

亚久津点了烟吞吐间在模模糊糊的烟里仿佛看到了当时那张日渐氤氲的理所当然的脸。
不知道是谁或是谁。


《行星不归,烟火不忘》上映了,亚久津前辈我们一起去看吧。

有什么好看的废柴科幻电影我最恼这种不靠自己真实本领只靠机器的东西忒没出息了。

可是千石前辈替里面的gundam做了特技替身,不看多可惜。

亚久津一想到当时去拍电影的千石得意洋洋的样子便更加不怎么想去看了然而檀太一已经买了两个人份的电影票所以他是本着不浪费的心理才去看的并不是为了看那谁的英姿飒爽当然不是。

电影的人气颇为旺盛,场子里满满的,找着位子后亚久津开始打盹。
就在电影开始放映的时候,他手机的震动档突然爆发。
他除下皮带上的手机开始看消息,同时前台徐徐地拉起了帷幕。
正片之前,哀恸的凄婉的女声缓缓地插播着新的消息。

“……刚才我们得到了消息,前些日子天空中不明的光亮是我军派往外星系执行任务的驾驶员被敌军发现后引爆自行携带的核弹与敌人新机种的mobile suits同归于尽。他在执行任务之前曾经为我们这部电影担任过特技飞行员。我们在这里深切地缅怀他,请大家一起为他默哀三分钟……”

亚久津定定地看着手机屏幕,对于高分贝的扩音喇叭充耳不闻,他只是愣愣地看着千石发给他的短信,嘴巴张着,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丫的别把再见说的像永别!!


谁说的再见谁见着永别。



『 仁,再见。』






=fin=

20050701
[PR]
# by benihime_sekiya | 2005-07-01 21:13 | 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