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がて 僕らは光になる


by benihime_sekiya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博物館( 20 )

毛坯 EP.4


+未来永劫+


总有太多信口开河的承诺,于是天平上堆积起越来越多不曾闪光就开始生锈的秤砣,浮不起,腐不来。

—— 完全因为今天中午挥拳了好我写所以就这么的题记

More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7-08-06 01:02 | 博物館

腐女微妙15问

配布元:http://thevoices.exblog.jp/

一只手抓着生煎一只手打着字

More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7-05-01 09:09 | 博物館

身处外太空 搭手望地球

e0092017_1319714.jpg

现住外太空的人突然想起用骡子找人体不符合比例的新连载
那么英文不愧是全世界基本通用的语言连外星人也能够心意相通
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情况都要学好它

什么呀?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7-02-28 14:57 | 博物館

中国式跨年

大年夜
YEAH!YEAH!YEAH!

整个不知道要HIGH啥的MODE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7-02-17 00:56 | 博物館

同人写手十八问

from all

More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7-02-13 16:12 | 博物館

bleach and desperation

今天整理移硬的时候发现原来我曾经写过这种东西

desperated thirteen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7-01-11 21:34 | 博物館

毛坯 EP.3


不要以为起个三羊开泰的标题就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无耻这种东西真是比无尺更深不可测呢!
——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坚定自己是题记的题记




+烂泥生花+




1.请问两位的名字?
A:AKIHIKO KUROZAWA
Y:应该是KUROZAWA AKIHIKO吧
A:A要在前面
Y:???@__@
R:这只是顺序问题...[拿笔记录]
H:这是原则问题! = = + [拿笔修改ING]
R:.......||| [抬眼转向Y]
Y:^___^ I AM YISHIDA YUYA ^___^
R:[手向↑指ING]不用打罗马字


2.性别是?
A:MALE[舌头很溜]
Y:MALE[有样学样]
H:不要开英文!### [掀桌ING]
R:...[开始闭目养神]


3.你的性格是?
A:其实我一直觉得CX把我塑造的好像小白脸 [TAT]
Y:回老家后妹妹说她同学每个MONDAY晚上9点都会打电话对她说“你姐姐真可爱” [TAT]
H:.........还好我们没生在富士台...[眼角飘向身边的R]
R:[初步进入梦乡]


4.觉得对方的性格是?
Y:兔子先生
A:小狐狸
H:这是性格么?![扶正被掀翻的桌子再掀一次]
R:有空多看看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本《兔子先生与小狐狸》的童话开始翻阅]
H:醒了?
R:在你边上能睡着么。[用眼神传达]


5.两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A:金刚先生的办公室,为了CM。
Y:是今冈叔叔,叫错他名字的话叔叔会生气的哟~~~
H:CX没放过这一段吧。
Y:NTV也没放过你们私奔吧 →指着HR ^_____^


6.那么是怎么认识的呢?
A:他把咖啡弄我身上了。
Y:谁让你跟荻原一样都是橄榄球部出身...
H:你们当时不认识吧。
Y:不认识。
H:那么你怎么知道他是橄榄球还是篮球。
Y: = =+ [鄙视的目光]
R:有空多看看电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套ANEGO的DVD放进手提里开始看]
H:..............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A:金刚先生的女儿长得好像艺能人真可爱
Y:夜王2什么的应该找他演
R:夜王是TBS的电视剧...[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张TOKYO的CD开始听]
H:..............


8.喜欢对方哪一点?
A:全部都喜欢
Y:喜欢是全部
H:为什么同样的脸人家就可以诚恳成这样 [一边郁闷一边哀怨的回头看R]
R:我不看咒怨不管1还是2是你演还是其他人演 [全部用眼神传达]


9.讨厌对方的哪一点?
A:太可爱了
H:???
A:嗯 巨蟹座男人的独占欲特别强烈。[有点难以启齿]
R:你是巨蟹座?[开始开MAXTHON用GOOGLE查黑泽明彦的资料]
A:其实...那个不是。
H:[突然之间握住A的手+遇见知音一般声音颤抖] 我...我理解!TAT
R:..............
Y:那个~~~我不用回答了么~~~[弱弱地举手ING]
R:青苹果汁,要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两杯青苹果汁开始喝]
Y:^__________^


10.觉得两个人合得来吗?
A:不会比你们差
Y:我们青出于蓝哟
H:切,我们一直也相亲相爱 [伸出手臂搭住R的肩膀]
R:请去看下这作者EP1的标题是什么先 [让开了H的手臂,谢谢]


11.怎么称呼对方?
A:YU~YA
Y:HIKO CHAN...我想叫他AKI,可是他都不乐意 TMT
A:我只是不太喜欢听到你叫我『AKI啦』感觉好像在叫别人一样的。[还是有点难以启齿]
Y:???[YUYA是乖孩子,她只看CX的DRAMA]
H:黑泽君,我...我理解你!
R:.............. [冷眼看着一边双手交握高喊理解万岁的两个男人]


12.希望被对方叫什么?
A:除了『AKI啦』
Y:现在这样就好了啦~~~
A:听到没,他讲话都喜欢用“啦”结尾的
Y:..............
R:..............
[两人一起冷眼看着一边双手交握高喊理解万岁的两个男人]


13.如果要把对方举例成一种动物的话,是哪种动物?
Y:兔子~~~白白的兔子~~~
A:狐狸~~~瘦瘦小小的狐狸~~~
H:我说这究竟谁吃谁啊?!
R:新品种么 [一边暗想一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一本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开始翻]


14.如果要送对方礼物的话,会送什么呢?
A:头绳~~~我喜欢他的小辫子
Y:衬衫吧~~~反正都是我在洗所以要买好洗防绉的那种
H:你们同居了么 =[]=
A:对啊,我们23岁了。
Y:难道你们没有么→→→→→→[无意间一箭扎中H的痛处]
H: OJZ ... 为什么我出场的时候只有18为什么他出场的时候也只有18为什么我们明明不是好学生却谁都没有留级留到20岁成年呢为什么为什么... 囧
R:20岁才能干的事情你在这之前根本没少干吧 [继续用眼神传达]


15.希望收到对方送什么礼物?
A:穿着狐狸公仔装吹着笛子来的YU~YA小可爱
H:你看了NODAME?
Y:我也看了哟~~~[兴高采烈的举手] 秋季档的月九明显比较花心思在做嘛~~~[扁了扁小嘴]
A:我们是一起看的 ^_^ [拉过蹲在地上画圈圈的YUYA摸摸小脑袋安抚一下]


16.对对方有什么不满吗?是怎么样的不满?
A:那个请参考第九题吧 [眼神飘忽]
Y:吞吞吐吐这一点最不满了
H:那是因为你没看过NOBUTA WO PRODUCE [心想而已]


17.你有什么样的嗜好?
A:撒娇
Y:撒娇
H:..............
R:那么下面一题可以跳了


18.对方的嗜好为何?
Y:跳了哟这题跳了哟~~~[做出小兔子的样子]
H:你们真不是养成系么 [对着A说的]
A:可爱吧 ^^ [一脸你羡慕我吧来羡慕我吧的表情]


19.请问你的毛病是什么?
A:尽管不是巨蟹座却总是会有那星座的毛病
H:独占欲?!
A:.......[默认了]
Y:他们都说我是双鱼座的败类...[蹲到地上画圈圈去]
R:你是双鱼座? [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本SUPPLI的漫画开始找卷末人物档案]
Y:...不是...[蹲在地上继续画圈圈ING]
H:||||||||||


20.讨厌对方对自己做什么事?
A:『AKI啦』这么叫我的话真的不喜欢
Y:叫我把头发拉直的话很讨厌,才不要像34岁的大婶那样的直发啦


22.两人至此是什么样的关系?
A:恋人
Y:嗯~~~
H:.......[刚准备回头看R被生生打断]
R:你要觉得他好你可以跟他去过去 [抢先一步用眼神传达]


23.两人第一次约会是在什么地方?
A:小公园里的喷水池前
Y:嗯 因为我们都知道那个地方
H:其实我们也用过那个喷水池外景的,只不过你们是夜景,而我们是日景
A:.............
Y:.............
R:体谅一下民营电视台,不是每家都跟NHK一样。[不知道从哪里下载了一段明年大河剧的预告在看]


——TBC——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6-12-13 19:33 | 博物館
爱护招财猫人人有责

我有好好的爱你哟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6-12-08 22:58 | 博物館

毛坯 EP.2


有人相信缘分,却不相信缘分的必要。

—— 题记



+颠沛流离+




遇见他是在海边。
我远远的看着那个男人以一种极其不标准的棒球预备姿势准备往海里扔东西,我开口想告诉他这片海域不但<|乱扔禁止|>而且以他的姿势很容易...的时候,他扭曲了下倒地。
......那种不标准的姿势果然容易闪到腰吧我心想。
当我去扶他的时候,他从一堆乱发中抬起了的脸庞让我SHOCK了很久,怎么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不知不觉间我似乎说出来了口。

『YOU也是卡吞饭?!我真的不是赤西仁。』
他一脸“又来了”的表情。

『恩,虽然像,不过赤西仁比你胖一...点...点。』
我仔细打量了这个年轻人的体格后终于能肯定的说可能不止胖一...点...点。

="=
他的表情颇为微妙。

『而且赤西君现在在美国学习中。』
我们会社女性职员中此君确实极有人气,刚走那几天,还有不止一个拉着我哭的肝肠寸断。

这个年轻人听到美国后,暗了暗,长长的叹了口气。
『美国离加拿大很近...吧。』

『比蒙古近一些。』
我掩了掩裙子,坐在他的旁边,其实我地理课也没学的比他好。

只是想要倾诉所以才会充当告解此刻的神父。
他用着他认为平静的语气说起他的高中说起他的朋友说起他的...龙。
叙述的过程中,他时不时会看看握在手心里的戒指,仿佛刚才准备扔掉的东西根本不是它一样。

为什么刚才要扔戒指。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明天他要结结婚婚了。』

这年轻人表达能力不是很好,甚至说到关键的地方还会咬字和结巴,间歇还会不断有些很诡异的错别字用法,当我对这样的表达方式黑线的时候,他会抬起头用貌似纯良小狗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忍不住生生咽下鄙视他高中老师的念头又忍不住鄙视自己一度认为的“还是年轻男孩子比较好好”。

在他颠三倒四的叙述下,我终于理清楚事情的大概。
他跟他的他青梅竹马,他跟他的他两情相悦,他的他的他爸棒打鸳鸯,他的他遭遇车祸,他的他失去记忆,他的他在加拿大。

『为什么不去追他。』
我四下张望下,确实没有看到摄像机和V8之类的东西,一直到刚才都以为这是哪个韩国摄制组在这里拍摄电视剧来着。

『我刚从加拿大回来呀。』
他抬起头一脸的无辜让人有一晃神的错觉。

我擦了擦汗,有些抱歉光顾着盯着他的脸看而没认真听他说的话。

『不记得我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着,他抱着膝盖,把脸埋进了黑暗中。

此时的我除了夸一句你的脖子真漂亮大约也说不出其他的感想,所以也只能合着退潮的海滩一起沉默。
.
.
.
.
.
.
如果一切就这样结束了的话,大约我也不会赞同本文开头的第一句话。
是的,就像DRAMA一样,新郎还不知道该算新娘的那个他翩然而至。
第二天在海边看到昨天还是形单影只弃夫样的年轻人今天就改成喜上眉梢满面春风情侣二人组...这...这确实有点让人头晕。

他记起你来了?
我指了指站在远处不参与我们之间对话的另一个年轻人。

没。
他轻轻笑着。

那怎么...
那怎么就一个人回来既然什么都已经不记得了。

他对着我笑了笑,轻轻复述了一遍他的他对他说的话后,似乎是感觉到身后人间或看向他的目光,对我告了别,转身向着他的他飞扑过去。

站在远处看着他们,接近,纠葛,缠绵,就像同一根血管里的血液,于是我似乎能够理解那明明已经什么都不记得的年轻人。


只是,『回来这里感觉更开心些。』
.
.
.
.
.
.
如果一切到这里嘎然而止,我想我也不至于要感慨成现在这样。
就在我还沉浸在某种被感染被激化的情绪中,并且开始考虑应该勇敢的接受曾经的那份爱的时候,携带电话铃声响起。

『黑泽君,我...』
还没等我把我想已经可以接受你了这句话说完...

『大姐,我碰到个很可爱的孩子,虽然跟我同龄,但是呀超级可爱,下次介绍给大姐认识,大姐一定也会喜欢YUYA的。^o』

不等黑泽把^o^的脸笑完整,我挂了电话。



20061121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6-11-21 19:22 | 博物館

毛坯 EP.1


那谁和那谁及其MJ众,废柴有,口胡有,节操有,情节无。

—— 上面的它也叫题记


+相思相杀+


隼人蹲在地上画圈圈ING,画满74个圈的时候。
龙终于出现。

『WHAT HAPPENS TO YOU?!』
——隼人最近热衷学习英文。

『在路上碰到了点事儿...』
龙很潇洒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好像那些只是KFC里的劣质番茄果酱。

『所以我才问你WHAT没问你HOW。』
——隼人最近真的很热衷学习英文。

『看到不良打劫孕妇。』
龙貌似很潇洒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好像那些只是KFC里的加了苏丹红的劣质番茄果酱。

『GO ON』
——隼人最近真的真的很热衷学习英文。

『救了那个孕妇后问她“你孩子没事儿吧”的时候,她哥哥突然出现没头没脑说了一句“你怎么还没跟我妹妹分手”就一拳打了过来……』
龙貌似很潇洒的继续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好像那些只是KFC里的加了苏丹红4号的劣质番茄果酱。

隼人伸出他明显长过龙将近两CM的手指抹了一下龙的嘴角,他捏了捏手指感觉到那什么虽然长得很象然而血跟番茄酱的密度还是有所不同,只是突然想不起来怎么用英文表达,所以他用了日文。
『だれ』

『恋妹情结罢了。』
龙摆摆手仿佛什么都不想再提了的样子。

隼人并不坚持,只是抓了龙的手心来检查伤口。
『我还以为你又碰上工藤了。』

龙在脑子里数了一下,这都几年过去了,咋隼人还记得工藤呢,虽然自己也还记得。
『那家伙已经不在这儿混了吧。』

『?』
隼人一边擦伤口一边抬头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 =_____,=。

『听说他妈改嫁后带着他一起去了神奈川,现在改姓山下了。』
龙波澜不惊的说着口耳相传的UWASA。

『。』
隼人没抬头,尽自小心地拔着自己眼前他的掌心里的刺,仿佛听到的其他人的一切都只是天边的故事。





20061120
[PR]
by benihime_sekiya | 2006-11-20 19:28 | 博物館